<var id="vlpdr"></var>
<var id="vlpdr"><span id="vlpdr"><menuitem id="vlpdr"></menuitem></span></var>
<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cite id="vlpdr"></cite>
<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ins id="vlpdr"></ins>
<ins id="vlpdr"></ins>
<cite id="vlpdr"><noframes id="vlpdr"><cite id="vlpdr"></cite>
<cite id="vlpdr"><noframes id="vlpdr"><cite id="vlpdr"></cite>
<cite id="vlpdr"><noframes id="vlpdr">
<del id="vlpdr"><noframes id="vlpdr"><del id="vlpdr"></del>
<i id="vlpdr"></i>
<var id="vlpdr"><span id="vlpdr"></span></var>
<ins id="vlpdr"></ins>
<del id="vlpdr"></del>
<cite id="vlpdr"><noframes id="vlpdr"><cite id="vlpdr"></cite>
<var id="vlpdr"><span id="vlpdr"></span></var>
<ins id="vlpdr"></ins>
<del id="vlpdr"></del>
<ins id="vlpdr"></ins>
<ins id="vlpdr"></ins>
<ins id="vlpdr"></ins>
<ins id="vlpdr"></ins><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cite id="vlpdr"></cite>
<del id="vlpdr"></del>
<ins id="vlpdr"></ins>
<del id="vlpdr"></del><var id="vlpdr"><span id="vlpdr"></span></var>
<cite id="vlpdr"><span id="vlpdr"></span></cite>
<cite id="vlpdr"></cite><del id="vlpdr"></del>
<cite id="vlpdr"><noframes id="vlpdr"><del id="vlpdr"></del><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ins id="vlpdr"></ins> <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ins id="vlpdr"></ins>
<cite id="vlpdr"><noframes id="vlpdr">
<thead id="vlpdr"><span id="vlpdr"></span></thead>
<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cite id="vlpdr"></cite>
<ins id="vlpdr"><noframes id="vlpdr"><cite id="vlpdr"></cite>

2019海外投资及发展论坛

全球跨国药企的大热之选,爱尔兰凭什么?

2019-11-20
供稿人:澳星出国总部 Chris
分享:

过去十年,爱尔兰在新的生物制药生产设施上投资了100亿欧元,由此不断丰富和巩固起来的产业链,让这个远在北大西洋东北岸的岛国,在未来十年的全球生物技术浪潮中稳住航向。

 

blob.png

 

爱尔兰作为全球范围内传统生物制药制造业的首选地点之一,全球10大制药、13大医疗器械公司都在爱尔兰设有生产基地。吸引力来自于多重因素,包括监管、低税收、地缘优势、人才储备库和医药产业链等,环环相扣构成了爱尔兰医药生态系统。

 

背后更是爱尔兰强大的政府推手效应的体现:自1949年爱尔兰投资发展局,即IDA,成型至今70年,从对爱尔兰出口导向型行业和企业进行鼓励和支持,到高度聚焦外商直接投资(FDI)业务,目前有将近23万爱尔兰人被跨国公司雇佣,创纪录的公司税收中约三分之二也可归因于FDI,IDA的客户约占爱尔兰总出口额的67%,2017年制药和化工出口额占比达到24%。

 

“1958年,丹麦利奥制药公司来到爱尔兰,这是第一家在爱尔兰进行外商投资的公司,自此之后FDI不断发展。”IDA生物制药与食品负责人Tommy Fanning上个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我们有全球十强制药企业的生产基地,主要与开展国际业务的跨国公司打交道。其他国家也会有一些吸引外商投资的机构,但是没有专门负责医药产业的部门。这是我们与其他国家的重要差别。”

 

爱尔兰从来不是全球医药产业链上的研发中心,但却是制造上强有力的一环。“爱尔兰是过程开发最强而不是产品研发最强。我们医药工业从小分子开始发展、到现在大分子生物制药,再为未来基因疗法做准备。”Tommy总结,“爱尔兰的工厂一直非常擅长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产品商业化,这就是爱尔兰最大的优势。”

 

高度依赖外商直接投资

 

爱尔兰是一个只有不到500万人口、国土面积只有7万平方公里的岛国。与此同时,拥有背靠欧洲大陆、面朝北美市场的地缘优势红利,爱尔兰是欧元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根据《IMF世界经济展望》数据显示,2018年爱尔兰GDP增速达到6.8%。

 

爱尔兰经济高度依赖于外商直接投资(FDI),将其深深嵌入全球价值链中。最明显的影响之一是其创造的就业机会:据IDA数据,10个新就业机会中有8个来自于FDI。

 

许多跨国公司进入爱尔兰数十年,已成为其社区的一部分。2017年,跨国公司在爱尔兰直接支出192亿欧元,其中薪资支出117亿欧元,外加资本投入57亿欧元。

 

同时这些国家也成为爱尔兰的重要出口国,2017年IDA客户占总出口的67%,主要市场是欧盟和美国,主要出口领域是医药化工、电子服务、商业服务、金融服务与保险、食物和饮料、医疗设备。

 

从2015-2019年,爱尔兰投资发展局设定了全球外商直接投资计划。在其70周年成立之际,爱尔兰商务、企业和创新部长Heather Humphreys宣布,2018年IDA吸引了265笔投资,171笔来自北美(+7%),70笔来自欧洲(+25%),24笔投资来自于包括中国、印度等在内的增长市场(+14%)。

 

外商直接投资为爱尔兰带来就业岗位229057个,同比增长19%;同时也是爱尔兰税收的主要来源,占公司税收的66%。

 

反过来,这也是最初跨国药企选择爱尔兰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12.5%的企业所得税,这是爱尔兰作为一个利商政府开出的最具诱惑力的条件。同样是所得税在新加坡为17%,在欧洲境内也很有竞争力:捷克、波兰、英国为19%,芬兰、冰岛、俄罗斯为20%,丹麦、挪威22%,荷兰、奥地利、西班牙为25%,德国和法国分别高达30%和31%。此外,所有合格的研发支出都可以在赠款基础上获得25%的研发税收抵免。

 

人才闭环

 

爱尔兰投资发展局通过专业咨询和增值服务促进外商直接投资爱尔兰,而最初因为税收优惠进入爱尔兰的跨国企业们,也为其重点关注的领域如生物医药、金融服务和信息通讯等产业链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但要留下和持续吸引这些千里、万里之外的资金,仅仅靠税收优惠还不够。

 

“爱尔兰做了大量的工作试图为跨国公司提供适宜的基础设施;这些公司还需要稳定的交易环境,特别是在目前全球环境有很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爱尔兰投资发展局增长市场(包括中国)负责人Andrew Vogelaa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教育系统上投入巨大,自由和开放的系统、生命科学课程对很多想进入制药行业的人提供了选择,同时企业们也知道从哪里找到对应的人才。”

 

爱尔兰投资发展局认为,教育系统和毕业生的质量是爱尔兰对外商直接投资吸引力的主要部分,与过去十年相比,2018-2027年计划的高等教育资本预算几乎翻了三倍。而在其所支持的公司总就业中,制药是最大的领域,2018年共有29989人,同比增长6.6%。

 

风险与平衡

 

爱尔兰投资发展局在制定下一个五年计划时指出,近年来各行各业的快速变革让越来越多的职位对雇员综合素养和专业技术的要求不断提高,低技能岗位数量正逐渐减少。该趋势主要由科技变革、成本竞争力以及监管水平的提高来驱动。

 

回到开始,爱尔兰近十年来100亿欧元的投资背后是不断增长的生物制药市场需求,2015年,爱尔兰的生物制药出口额为540亿欧元,是世界第七大医药及制药产品出口国。

 

根据EvaluatePharma的数据,从2010年到2024年,生物科技在全球处方药和非处方药销售额中占比将从18%增至32%,营收从1290亿美元增长至3880亿美元。在全球销售额前100位的药品中,到2024年,生物药将与小分子药物打成平手,营收分别为1780亿美元和1790亿美元,占比对半开。

 

这意味着对全球生物制药生产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Killian认为生物制药技能的短缺正在变得更加严重,包括全球对生产能力的需求增加,主要是单克隆抗体;对制造新的治疗方式(例如细胞和基因疗法)的新兴需求;先进制造技术的多样化(例如数字化和数据分析);生物制药生产所需的技能越来越复杂,人才发展需要工业界、学术界和政府之间强有力的合作。

 

根据《CPhI年度行业报告2018》显示,到2022年,全球对生物制药的需求量预计将超过4300 kL,5年增长率将近14%(2017年为2300 kL);到2022年,产能分布将更多地转向CMO(21%)和混合型公司(14%),而不再是自建工厂(65%)。

 

另一方面,由于高度依赖外商直接投资,一旦全球形势动荡,波及爱尔兰的经济体系范围过大、风险过高。

 

“我们需要多样化的投资,需要从亚太赢取更多的业务,比如中国、日本、澳大利亚等。为此我们成立了新的团队来负责欧洲和美国以外的所有地区。”Andrew解释了外商直接投资地域多元化对于爱尔兰的重要性,“与中国和美国两个国家间保持好的发展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尽管有一些不确定性,但爱尔兰可以担当起两国之间的桥梁作用。正如有一些美国公司会把爱尔兰作为进军中国市场的跳板,也有一些中国公司会通过爱尔兰在美国上市等。”

 

眼前的另一项外部风险因素来源于英国脱欧,全球政治和经济环境的持续不确定性,包括英国脱欧和主要贸易集团之间贸易保护主义情绪的提高,可能会影响2019年的投资决策以及颠覆性技术的影响。

 

英国脱欧预测将对爱尔兰经济产生一定影响,减缓爱尔兰经济增长速度,但很多人提到这对爱尔兰也是另一个发展机会。英国脱欧之后,爱尔兰将成为欧盟唯一使用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爱尔兰投资发展局认为,诸多企业为继续服务欧盟客户重新进行选址考量,爱尔兰随之成为一大热门选址。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80个与脱欧有关投资项目在爱尔兰获得批准,并产生5300个就业机会。

 

如果您对爱尔兰移民信息感兴趣,请继续关注澳星移民官网,我们将持续为您提供最新的相关信息。

最新活动

more>>

热门国家

more>>
    Copyright ? 2017 广东澳星俊汇投资移民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ICP备15116468号

    专家一对一
    时时彩最稳打法